没有新娘的喜宴:记北京援疆的首位心理医生李颖

2019年6月13日230

李颖,北京安定医院临床心理主治医师,2017年2月赴和田援建,任和田地区人民医院神经内科(临床心理专业)主治医师。

2017年3月19日,唐山一家酒店的门口,一对老人满脸堆笑地迎接着陆续而来的亲朋好友。对于即将开始的婚宴,二老一点儿把握也没有。毕竟,提前定好的这个时间、地点,女方家宴请自己这边的亲戚,少了大女儿新娘这个主角,大家会满意吗?

与此同时,远在和田地区京和大厦的宿舍里,一个纤瘦的身影坐立不安。她,此刻原本应该和自己的新婚夫君一道,陪在父母身旁,与亲友一起分享属于他俩的幸福。“李颖啊,李颖。你这样做,对得起父母亲人吗?”一个多月之前,她还是北京安定医院的一名医师,可现在,她已经身处新疆,成为和田地区人民医院神经内科(临床心理专业)的主治医师。

回想去年岁末,自己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就报名参加援疆工作,而且顺利通过审查,以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都略感恍惚。尽管在接到体检通知后,她就已经向即将携手走进婚姻殿堂的未婚夫说明情况,并得到了全力支持,可一想到新婚蜜月之后,将是长达一年的两地分居异地恋,李颖的心随即变成忐忑不安。

“你这一去就是一年,你爱人会怎么想?”电话中母亲焦急地说道。

李颖决定聘请“外援”来搞定父母。在一个周末,她请出未婚夫与父母进行了一次相当长的“闭门会议”。会议结束后,从二老眼角因笑容聚集的鱼尾纹,李颖知道了结果必定是皆大欢喜,她不禁在心里对未婚夫竖起了大拇指。

从2016年12月到2017年2月,赴和田工作之前的一段时间,李颖的出诊排得满满当当,直到第二天就要启程飞赴和田的前一天,她还在上班。或许正是这与平常类似的忙碌程度,让李颖和她的家人并没有觉得分别之日越来越近。及至3月19日这天,坐在酒店首席,看着台上李颖的妹妹代替新娘姐姐发言,父母的眼角才不由自主地湿润了起来。

虽然相隔万水千山,但李颖似乎仍然可以感受到此时父母的心境。该自责吗?不!一幅照片浮现在她的脑海之中:上面是一群可敬可爱的白衣天使,抬头印着一行红色的大字——“和田地区人民医院神经内科建科一周年纪念,2010年3月19日”——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因缘”吗?当几天前李颖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就被震撼了,自己工作的科室建科日期,居然也是3月19日。

来到和田的第二天,人民医院神经内科的领导、同事们,就为李颖举行了一个简短的欢迎会。在会上,主任介绍了科室的大致情况,并对李颖提出了希望——让真正的心理医生将这里的心理咨询室带上一个新台阶。

“其实,到了这里我才知道,我们安定医院是第一次派出援疆医生,而我成为安定医院第一个援疆医生,也是北京第一个派到和田支援的心理医生,正赶上北京援疆二十周年。在第二十年的时候派来首位心理医生,虽然我做不出太多的事情,但是我觉得对于整个援疆的过程来说还是很有意义的,这让我无形中感觉到莫大的压力。”

之后的几天,李颖发现这里所谓的“心理咨询”,其实就是安定医院的“心理门诊”,目前,这里仅有一位维吾尔族医生美沙西努尔出诊,而且由于所学领域不同,专业知识并不扎实。在两人的第一次沟通中,美沙西努尔就直言不讳:“这里病人特别多,病房焦虑抑郁的病人也越来越多,我每天都特别忙,很累,可又不知道工作开展得对不对?”

的确,李颖果然发现了诸多问题,如:没有心理测评系统,没有诊疗规范,收治的焦虑抑郁病人的大病历没有精神状态检查的内容,门诊病人甚至没有病历记录,精神科药物也只有两种同类型的抗抑郁药……

经过一番认真研究、思考之后,李颖决定一方面通过自己出诊,提高科室诊疗水平;另一方面,还要着力培养当地的医生,建立一支初具“战斗力”的队伍。在接下来的两周里,她在网上查阅了卫计委医管局等部门关于综合医院心理门诊相关的文件信息以及各种文献。同时,向一些综合医院的朋友请教经验,并抓住一切机会与当地医生交流、了解情况。在征询了北京安定医院党委和医务处的意见之后,李颖递交了一份涉及医疗、教学、科研三个方面在和田地区人民医院的工作计划和科室发展建议,得到了院党委和领导的大力支持。

终于,安定医院的心理测评系统成功部署在和田地区人民医院的心理咨询门诊,部分量表被翻译成维吾尔文版;培训用的病历模板PPT成为了和田人民医院心理咨询门诊的培训教材;护士遇到心理相关的护理问题,可以直接请教安定医院的主任专家……在完成繁重的诊疗任务之余,李颖还主动投身到培训工作之中,每周至少进行一次理论讲解、五次案例督导。她先后在科室范围内开展专题小课十余次,在院级、地区级会议及培训班上授课三次。

“以前,和田地区没有人可以帮助我,我不是专科的医生,只进行了一个专科的培训,增加了一个执业范围,不知道该怎么看病,只能根据自己的理解,简单地给病人开一些抗焦虑的药。李主任来了以后,我才真正明白,心理咨询原来也是临床性比较强的,可以用临床的手段来诊断的。”说起李颖主任,美沙西努尔滔滔不绝地打开了话匣子:“她在诊断上给我的帮助特别大,把门诊规范化了,有程序了,工作流程比较完整了。在书写方面以前我欠缺特别多,李主任就手把手教我。”说到动情处,美沙西努尔眼睛里闪烁着泪花。

李颖的心血没有白费,和田地区人民医院心理咨询门诊的诊疗水平,已经和年初不可同日而语。“可以说,现在的病历书写水平已经相当专业,不再用我进行任何修改了。量表的应用、药物的搭配也都很合理。对此,我还是很欣慰的。”在回顾这一年的工作成果时,李颖的语气中透露出一股自豪之情。

谈起这里的病人,李颖能例举出很多留在内心深处的病患名字。其中有一个病例,给她留下的印象最深。

“有一天,一个阿克苏的病人到和田找到我,他有严重的焦虑症,吃着当地医院给开的很多安定类的药和抗精神病药奥氮平,而且心脏也有问题。在找我之前,他是先到乌鲁木齐的医院看病,专家说他的心率太慢了,建议安装心脏起搏器。后来他的弟弟拿着他的病历,去北京阜外医院找大夫咨询。阜外医院专家说,得先去安定医院看看病人目前吃的这些药合不合适,安装起搏器涉及到很大的手术。这样他弟弟又带着他的病历到安定医院挂了一个专家号,专家就建议说,这样吧,你哥哥不是在新疆吗,我们刚好有一个专家叫李颖,她在和田,你带着哥哥去和田找李颖。然后就这样转到我这儿了。我当时觉得他可能有比较严重的心脏问题,但是他这样焦虑,心脏科的大夫也没法给他处理,要先给病人把精神状态稳定一下。后来我给他把药调整了,因为心率慢还可能跟他吃的这些精神类药物有关系。过了一段时间,病人在电话里反馈说,心率恢复到五六十次了,睡眠也好了,可以干活了。病人陆续又来我这儿看了两三次,跟第一次判若两人,恢复很好。知道我马上要回北京了,这个病人搭便车,带着妻子辗转三天来到和田跟我致谢和告别,让我也很感动……”

当工作一天的李颖回到宿舍,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间时,她会望着窗外的星空,思念远方的亲人。每晚除了定时与爱人视频之外,最重要的一项任务是读一首诗,配一幅图,发在朋友圈中。这个属于李颖的诗和远方,就是为了理想、目标去为之开心地奋斗,力所能及地多帮助一个人,健康快乐地生活。

来源:北京晚报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