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惠财富数次修改兑付方案 停业整改被疑为“停止运营”

2017年8月16日3100

川惠财富数次修改兑付方案

(原标题:川惠财富宣布停业整改你也信?好傻好天真)

中金社2017年8月16日消息,8月7日,广东惠州川惠财富发布公告称,根据惠州金融局工作精神,决定即日起对公司业务停业整改,整顿期间投资人每月只能提现账户总额的0.5%。

8月8日,川惠财富再发公告称,当日还款到平台账户的投资人可以提现回款本金总额的2%。

这两则公告正式宣告了川惠财富开启死亡倒计时。实际上,早在今年3月份,网贷天眼就曾对这家平台发出过预警(详见《川惠财富董事长是失信人 年化收益率高达21.1%》)。网贷天眼对该平台的运营模式和资产状况进行深入分析后指出,川惠财富信息披露差,没有银行存管,且存在向同一公司超额融资的违规现象,平台标的年化收益高达21.1%,不具有可持续性。此外,平台大股东惠州市惠阳区川惠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被列入全国失信人名单,信誉度堪忧。这一报道刊出后,仅仅过了5个月,川惠财富就出了问题。

数次修改兑付方案

公开资料显示,川惠财富运营主体是广东川惠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工商资料显示,川惠财富成立于2014年4月29日,注册资本1.2亿元人民币,股东是周沛宇、惠州市惠阳区川惠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股东:杨坤祥:持股70%、朱锦抢:持股30%)。

川惠财富官网显示,平台累计成交额为15.6亿,注册人数为11518,待收金额未知。

8月8日,川惠财富董事长兼实控人刘延林公布了一封致投资人的信,他在信中提到,“当初满怀希望、雄心万丈的踏入互联网金融领域,可现实是这个行业充满太多未知,疾风骤雨之后,导致借款人逾期严重,平台资金流动出现问题”。

刘延林强调,虽然暂时没有足够资金及时兑付,但他愿意变卖资产作为还款来源,包括其在广西平果3.8万平米酒店用房,25亩待开发商住楼土地;惠州惠阳楼4500平米在开发办公楼,以及四川某地查封的6000万元债权。

川惠财富数次修改兑付方案

然而,据媒体报道,刘延林在信中公布的这些所谓的资产要么已经被法院查封,要么就是烂尾楼,根本不具备变现可能性。

网贷天眼注意到,川惠财富发的标额度不大,基本都是10万—20万,看起来都是小额分散的项目。不过,初步统计后我们发现,川惠财富前10页借款标的中,法人为吴先生的一家钢铁贸易公司借款多达215万,另一位王先生的锁具厂借款120多万。这明显违背了去年8.24“暂行办法”中对于个人和公司借款分别不得超过20万和100万的规定。

8月12日,川惠财富发布公告称,平台计划8月24日拟定还款方案,并于当天下午对外发布公告。

川惠财富数次修改兑付方案

川惠财富目前虽然宣布只是“停业整改”,并且承诺会公布最新还款方案。然而,从同样是惠州平台的快速贷、e速贷的历史看,川惠财富的停业整改基本等于“停止运营”。

快速贷曾短暂“复活”

快速贷于2012年7月6日上线,截至2014年11月25日,快速贷累计成交突破20亿元。

2014年12月29日,快速贷发布限制提现公告,并强迫投资人到期本息继续投资,否则就不退还本金。期间,快速贷提出“债转股”方案,并组建恒汇控股集团。

2015年12月29日,快速贷召开“周年康复”发布会,宣布“全面恢复正常提现”。

然而,快速贷“复活”以后好景不长。2016年3月28日,有投资人在天眼社区发帖称,快速贷再次限制提现。

网贷天眼注意到,目前快速贷已宣布停业整改,集中精力处理逾期债权问题。

川惠财富数次修改兑付方案

2016年4月12日至2016年5月31日,快速贷先后发了8个公告,其中有提到逾期回款解决方案,包括债转房产、债转股,债权冲抵商品房、债权置换酒、债权置换商铺等等。2016年5月31日之后,快速贷再没发过公告。

川惠财富数次修改兑付方案

e速贷遭遇“经侦雷”

2016年5月20日,据投资人爆料,e速贷被惠州警方突击调查。网贷天眼数据显示,截至被查当日,e速贷累计待还余额约9.5亿元。

2016年5月31日,惠州警方在其官方微信发布消息称,5月30日,e速贷法人代表简某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依法执行逮捕。

2016年8月31日,惠州警方通报e速贷案件进展,犯罪嫌疑人郑某郴(e速贷股东之一)自2014年1月至2016年5月期间,通过e速贷在平台发假标,向投资人募集2600多万元,非法获利400多万元。

虽然惠州警方已查明e速贷曾发假标,但投资人并不“买账”,并认为e速贷在运营稳定的情况下被经侦调查,导致e速贷陷入停止运营的境地,投资人认为e速贷因为经侦调查出问题,因此也称e速贷为“经侦雷”。

2017年5月12日,网上披露一份惠州检察院对e速贷的起诉书,对被告人简某和方某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挪用资金罪、擅自发行股票罪追究刑事责任。起诉书显示,投资人尚未收回资金合计9.16亿元,借款人尚未偿还资金合计9.52亿元。如果能够全部收回未偿还金额,可以覆盖投资人未收回资金。

对比快速贷、e速贷事件发现,两个不同时期的问题平台,警方的处理态度不同。快速贷通过拖延的办法,一度让平台起死回生,警方在此期间并未插手,而e速贷却没有那么幸运,虽然平台股东非法获利金额不大,但惠州警方却果断采取强制措施。

我们再回到川惠财富问题上,目前平台使用各种办法拖延兑付。然而,一旦投资人向惠州警方报警,刘延林(川惠财富的实控人)的结局可能比简慧星(e速贷董事长)还要差!

0 0